错误的选择,让他奋斗38年之后一切归零
来源:余杭区纪委区监委    发布时间:2020-05-21 11:47:21


“努力了38年,还有2年就退休了,没想到眼睛一眨一切都归零了……想到家人因为我承担的社会压力和心理压力,心里实在太难受了……”谈起自己的家人,一直表现冷静的申屠成松开始连连叹气,悔恨不已。

申屠成松,杭州市余杭区崇贤街道原调研员,2019年12月,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2020年4月3日上午,余杭区法院对其涉嫌受贿犯罪一案公开开庭审理。同时,区纪委区监委联合区法院,以在线直播的方式,组织全区从事林业水利工作的党员领导干部对被告人申屠成松受贿一案的庭审进行“云旁听”,91710人在线关注。经合议,审判长当庭宣判:被告人申屠成松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看完庭审,大家纷纷表示不敢相信,这位平时总把“规矩意识”挂在嘴边的老领导,竟然会走到这一步。

其实,就连申屠成松自己都觉得这仿佛是做了一场梦。而让申屠成松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的,说到底就是两个字——选择。

面对亲人亲戚,他的感性战胜了理性

申屠成松出生于桐庐县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是地道的农民,家中兄弟姐妹六人,申屠成松排名第五。

“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家中生活困难,哥哥姐姐很早就辍学在家帮助父母劳作,即便这样,每年春天家里的粮食还是接不上。”申屠成松回忆,虽然家境困难,全家人还是省吃俭用支持他完成学业。1979年9月,他顺利考上了浙江水利水电学校,从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毕业后,申屠成松被分配到余杭区林水局下属的四岭水库管理所工作,因为工作认真负责,很快被调入林水局机关。凭借扎实的工作作风和出色的工作表现,1998年4月,申屠成松被提拔为余杭市林水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家里出了一个领导干部,老家的兄弟姐妹们心思开始活络起来。2000年左右,申屠成松的弟弟因为生意失败,向哥哥提出想来余杭打工。

“家里人为了让我读书,做出了很大牺牲。看到弟弟有困难,我这个做哥哥的肯定得帮。”在亲情面前,申屠成松没有丝毫犹豫。

一开始,申屠成松把弟弟安排在朋友的水利公司做项目经理,一边熟悉业务考取项目经理证书,一边承接一些技术难度不高的分项工程。2008年左右,其弟觉得给别人打工赚不到钱,就离开公司单干。为帮弟弟能多赚点钱,申屠成松让其弟挂靠到水利工程老板金某的公司。只要是弟弟的公司能做的,申屠成松竭尽全力帮忙打招呼拉项目,金某的公司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不只是自己弟弟,他对妻侄也“一视同仁”,利用自己的职务影响力,打招呼为妻侄安排工作、联系业务和承接工程等。

“我老婆很贤惠,这么多年来家里都是她在操持,我们俩的感情很好。她老家的亲戚来找我帮忙,我肯定要想办法。没想到最后因为感情用事,把纪律、制度都抛在脑后了。”申屠成松坦言。

面对服务对象,他模糊了“亲“”清”界限

2000年左右,经人介绍,申屠成松认识了当时做道路建设项目的俞某,并逐渐成了朋友。平常,两家人会一同出去游玩,一起聚餐。逢年过节,俞某都会给申屠成松送些烟酒。两家人的关系也在这样频繁的走动中越来越亲密。

2004年末,因公车改革,时任径山镇镇长的申屠成松因公车被收回,买车一事被提上议事日程。一次在与俞某的闲聊中,申屠成松透露最近刚买了房,手头并不宽裕,打算买一辆10万左右车代步的意向。

“好歹一个正处,十来万的车子怎么开得出去?钱不够我借你。”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俞某开始怂恿申屠成松。2005年月初的一个周末,俞某带着申屠成松一家去看车。申屠成松一家人一眼就看中了20余万的本田雅阁,但考虑到价格比较高,心里一直在纠结。俞某见机立刻提出他来垫付,半推半就申屠成松将车开回了家。之后,因俞某一直没有主动要求还钱,申屠成松也未再提还钱的事。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俞某如此讨好申屠成松,无非是看中了他在林水系统多年积累下的人脉,以及当时圈内“申屠成松可能是下一任林水局局长”的传闻。

2003年左右,俞某开始涉足水利建设行业,因为背靠申屠成松这棵大树,起步非常顺利。2005年,俞某创办了自己的水利工程公司,申屠成松在公司成立初期的资质审批,到之后的业务承接施工、结算过程中,都利用自己的职务影响力给予了许多“帮助”。不出几年,俞某这个从零开始的公司竟发展成为余杭区数一数二的水利工程企业。

有来则有往,2009年至2016年期间,申屠成松因儿子和亲戚购房,先后三次向俞某借款共计220万,俞某每次都很爽快地答应,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两家人因为经常走动,到后来已经成为很要好的朋友了。当时在我看来都是正常朋友间的礼尚往来,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行为是违纪违法的。”申屠成松说。

面对推不掉的诱惑,他选择了将错就错

申屠成松和萧山某水利公司老板马某在一次水利工程现场检查时相识,之后因工作关系逐渐熟悉。2012年,申屠成松桐庐老家的房子开始建造,需要找一个靠得住的人对现场施工进行管理,工程质量口碑向来不错的马某是申屠成松心中的最佳人选。

“最初我是想让马某找个靠谱的人帮我建房,结果他说手下正好有一批施工队空着,可以直接帮我建,有他亲自把关我更放心了。”申屠成松回忆说,“但是说好建房材料我自己负责,他负责工人和施工,费用回头跟他结算。”

2012年下半年,房屋土建施工结束后,申屠成松准备了20万元打算把建房费用结清,但见马某怎么也不肯收钱,他也不再坚持。

之前那位帮申屠成松弟弟挂靠的老板金某也得知了他家建房的事,找到申屠成松主动提出可以帮忙安装水电和之前一样,水电施工结束后,申屠成松想找金某了结施工费用,金某托人送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今收到申屠成松支付材料人工费,共计9万元”几个字。

有了这张“护身符”,申屠成松也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金某的这份“大礼”,再也没有提起过结算的事。

“后悔啊,当初要是能再坚持一下,不贪这点小便宜,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了……哎……”申屠成松后悔道。

一开始在请服务对象帮忙或“借款”时,并没有打算收受好处。但是最后需要支付相应报酬或还款时,因为种种原因,心态发生了变化,贪小便宜的心理占了上风,最终申屠成松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如今,他也为曾经的错误选择付出了代价。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