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为鉴 | 贩卖医药数据 暗做药代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4-03 08:48:59

“父母年事已高,我却不能膝下尽孝;孩子尚年幼,我却无法伴其左右;妻子瘦小文弱,我却不能为其分忧。痛彻心扉,得不偿失啊。”这是浙江省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原药剂科工作人员王晓俊财迷心窍,以身破纪、以身试法付出惨痛代价后的幡然悔悟。

2020年1月14日,桐庐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王晓俊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4万元,对王晓俊犯罪所得赃款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组团盗取、售卖数据,他拼起了“统方”版图

1998年学校一毕业,王晓俊进入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药剂科工作,从编外人员到正式员工,这一干就是21年。工作之初,王晓俊也曾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但他的思想却逐渐发生了变化。他说:“那时候工作压力大、强度高,经常上夜班。看到个别医生明里暗里拿着两份收入买房买车,心里就产生了不平衡,想找个途径赚点钱。”

2009年,县第一人民医院搬入新院区,王晓俊被调入药库,做起了药品采购员。掌握用药信息、新药进院初核及日常采购权力的他,成为了医药销售人员眼中的“香饽饽”。但他不满足医药销售人员送的“小恩小惠”,而是一门心思想着赚“大钱”。“还在老院区的时候,我就耳闻医院信息科有人在用‘统方’数据赚钱,而且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事。我就觉得别人可以这样赚钱,自己也可以。”就这样,王晓俊把目光投向了贩卖医院“统方”数据。

所谓“统方”数据,就是医生处方用药量的数据统计。医药销售人员依据“统方”数据向医务人员发放药品回扣,制定营销策略。因此,“统方”数据被一些医药销售人员视如“珍宝”。2010年,瞅准“商机”的王晓俊找到了相熟的县第一人民医院信息科工作人员蒲某某,共商发财大计。两人一拍即合,约定由蒲某某利用工作便利收集“统方”数据,王晓俊负责售卖,所得好处两人均分。

第一笔“统方”好处费到账后,王晓俊又打起了“小算盘”。他觉得一家医院的利润空间毕竟有限,长久之计是扩大“统方”版图,把其他县级医院和乡镇卫生院的“统方”数据收入囊中。打定主意后,王晓俊故技重施,分别和县中医院信息科工作人员雷某某、县卫健局信息科工作人员李某某结成利益同盟,利用雷某某、李某某职务便利,非法收集并售卖“统方”数据。

一心想把“生意”做大做强的王晓俊,甚至指使其表弟金某某,多次入侵县第一人民医院计算机信息系统,破解处方药品统计权限,非法获取相关处方药品信息数据进行售卖。

直至案发,王晓俊非法获取的“统方”数据覆盖桐庐10余家公立医院(卫生院),涵盖药品种类达数百种,王晓俊和他的同伙们赚得盆满钵满。据调查,2010年至2019年王晓俊伙同他人非法收受药品销售人员送予的“统方”好处费共计人民币231.02万元。

精心布局,幕后操盘,他做起了“药代”生意

贪欲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便一发不可收拾。财迷心窍的王晓俊被欲望拖着一路狂奔。

2012年,在药品采购岗位深耕多年的王晓俊对药品采购操作流程已经非常熟悉,且与众多药商接触密切,这让他萌发出做药品销售代理的念头。但是作为公职人员,他不方便抛头露面。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想瞌睡,很快就有人送来了枕头。一次家居装修,让他结识了做橱柜生意的潘某某。在推杯换盏中,王晓俊提出做药品销售代理的想法,潘某某也产生了浓厚兴趣。一拍即合之下,两人便开始默契配合,潘某某在台前操作,王晓俊躲在幕后遥控指挥。

“最初,尝试性选了一两种药品,我们很顺利把药开发进了医院,药品省代也很快把费用给了我。一次成功的尝试消除了我之前的种种顾虑,也大大激发继续做药代的兴趣和信心。”就这样,两个人里应外合,成功将几十种药品打入县第一人民医院,占据了不小的市场份额。至案发,两人共同收受医药销售人员给的药品回扣共计人民币1019万余元。

“‘徐奇’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办案初期,一个神秘人物“徐奇”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多次与药商、药企联系,很多结算款都打进了“徐奇”的银行账户,而涉案药企销售人员都不知道“王晓俊”是谁。面对办案人员的连环讯问,王晓俊如实供述了自己冒用他人名义做医药销售代理的事实。

原来,为了规避风险,王晓俊行事极为谨慎隐蔽,在早些年就精心布局,下了很大一盘棋。据办案人员介绍,王晓俊的绝大多数违法行为在外人看来都不是由其本人所为,他从来“不亲自出面、不直接经手”,而是一直冒用“徐奇”身份与医药公司、医药代表联系,所有结算款均直接打到“徐奇”银行卡上。王晓俊这种金蝉脱壳的作案手法自以为高明,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狡兔三窟终是作茧自缚。

铤而走险,怆惶出逃,最终身陷囹圄

很多医院同事评价王晓俊“脑子很灵光,人很聪明”,可惜这种聪明用错了地方:工作20余年不思进取,至今仍是药学初级职称“药剂士”身份,但在敛取不义之财道路上却不撞南墙不回头。

在县第一人民医院担任采购员期间,王晓俊多次收受医药销售人员送予的礼金礼卡,其中大部分发生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当接受办案人员讯问时,他笑嘻嘻地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中央八项规定,说白了就是法盲,啥也不知道。”

2019年3月开始,桐庐县纪委监委先后对县医疗卫生系统多名工作人员涉嫌受贿犯罪问题进行立案乐游棋牌官网。查处力度的加大,让王晓俊惶惶不可终日。为了逃脱惩处,他和潘某某等人订立“攻守同盟”,以他人名义大量购买新手机和新号码进行联系。看到县第二人民医院王某某因出售“统方”数据被采取留置措施后,他立即教唆同伙雷某某销毁一切与犯罪事实有关的材料、电脑硬盘等证据。

“本以为一切做得天衣无缝,以为自己的障眼法可以瞒天过海,以为药商和自己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不会指认自己,却没想到最后都是一场空。”2019年4月,王晓俊预感不妙,谎称“温州舅舅”出车祸向单位请假,三天后又编造“温州舅舅”车祸去世理由向单位续假,这之后就失去了联系。其实王晓俊并未到访“温州舅舅”家,而是在同学帮助下,6天5晚辗转杭州多个区县。在这期间,王晓俊为逃避调查人员抓捕,换乘4辆轿车,携带25部手机,频繁更换手机及号码,为躲避路边摄像头拍摄,专门在途中监控盲区下车……

一系列反调查的举动给抓捕工作带来了一定困难,但再狡猾的狐狸终究斗不过好猎手。在纪委监委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下,王晓俊最终落网。当办案人员拉开黑色本田车门时,王晓俊正蜷缩着身体躲藏在车辆后排座位上,手中抱着一只装满钱的蓝色旅行箱。办案人员的到来让他始料未及,惊慌失措,其随身携带的280余万元现金也被当场缴获。

“逃跑的那几天,让我真正感受到什么是‘度日如年’。看到任何一个陌生电话,都会让我心惊胆战,觉得那就是纪委打来的电话。晚上更是久久不能入睡。我多年不抽烟的,那几天也抽上了。实在是饿了,也是草草吃上几口完事。”面对调查人员,王晓俊说道。

“今天是我40周岁生日,没想到却是在这里度过,心里很不是滋味。追悔莫及啊,对不起妻子孩子,我的事把全家搞得天翻地覆。”四十不惑,本是事业发展黄金期和赡老抚幼的重要阶段,王晓俊却因为财迷心窍走上了不归路,让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翻看着妻子专门叠成心形的家信,王晓俊数度哽咽:“没办法,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尝。”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